投稿:sddswh001@163.com
登录名 密码    设为首页
舜华首页 资讯热点
社会活动 舜华论坛
学术研究 资料辑珍
考古发现 考古文化
上古文化 历史传说
文物鉴赏 古代文字
名家风采 古代文明
文化旅游 艺术创作
我要去:  山东社科联 舜网 新浪 网易 搜狐 新华网 人民网 凤凰网 百度 新浪微博 人人网 中国知网 博雅论坛 163邮箱 360导航
舜华声音:
 
首页
踏访枣庄远古文明的印记(图)
2016-12-22 14:37:21 来源:中国网
分享到:
    摘要:今天,我们怀着敬畏的心情走进枣庄,是为伏羲文化。寻找伏羲时代的先民在这里聚居、生息的足迹,寻访这里与伏羲时代息息相关的伏羲女娲文化印记。

 点击浏览下一页

  俯瞰伏里村

点击浏览下一页

  伏里土陶第五代传人甘致有

  采访时间:2014年8月6日

  地理位置:山东省枣庄市

  初识枣庄,是源于一场战役。这场名为台儿庄会战的战役是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正面战场取得的首次重大胜利。也因为这场激烈的战役,让亿万中国人的记忆里多了一抹红色革命记忆——枣庄台儿庄。

  今天,我们怀着敬畏的心情走进枣庄,是为伏羲文化。寻找伏羲时代的先民在这里聚居、生息的足迹,寻访这里与伏羲时代息息相关的伏羲女娲文化印记。现存遗迹表明,这里是一块古老而文明的土地。境内多处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址证明,早在五六千年前,就有先民在这里刀耕火种,繁衍生息、播撒文明的火种。如山亭区西集镇伏里村,现在当地还有伏山、伏羲庙、磨脐里等与伏羲女娲相关的历史遗存;枣庄地区也出土了大量伏羲和女娲的汉代画像石,都是人首蛇身,有的是单身立像,多为交尾图,反映了原始先民的生殖崇拜。而峄城区关于女娲的遗迹最为集中,有女娲冢、女娲陵、爷娘庙、天柱山、红土埠遗址、刺天峰遗址、铁脚山遗址等,均与史书记载的伏羲女娲传说有关,至今女娲传说在当地妇孺皆知。

  1.伏里村里说伏羲

  由于对枣庄市情市貌不熟悉,我们决定向枣庄晚报社寻求帮助。枣庄日报编委、枣庄晚报社记者部主任柴可立不仅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了文化口线记者孔浩,还亲自与山亭区委宣传部电话联系安排采访事宜;孔浩老师不仅是名优秀的记者,还是当地著名的金石篆刻家,对当地文化了如指掌。自然,接下来的采访工作轻松而愉快。

  伏里村,位于山亭区西集镇西南一公里处,当地人传说这里为伏羲故里,村名因伏羲故里而得名。这一点,我们在进入伏里村前就得到印验。下高速不久,采访车按照导航路线驶入一条乡村柏油路。几分钟工夫,就看见不远处的路中央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石制牌坊,上书“伏羲故里”,四个大字苍劲有力。“伏里村到了!”我们几乎异口同声。

  在伏里村党支部办公室,村委委员张正敏听说我们为伏羲文化而来,随即将话题引向伏里土陶。据当地资料显示,伏里村是伏羲文化发源地,拥有伏羲庙等历史文化遗址12处,而伏里土陶作为伏羲文化的代表,2009年被列入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伏里村制陶历史悠久,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一直使用自行烧制的各种陶制器皿。在这里,制陶业自古以来就是人们世代相传的重要谋生手段。1992年,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一处大汶口时期的文化遗址,出土了大量陶罐、陶鼎等器具,证实伏里村的制陶史可上溯到五六千年前。这里土陶艺术源远流长,具有“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的型制、浓郁的汉代风韵、南北朝的特点,明清时期,这里又有吸收其他姊妹艺术之长处的印痕”。伏里土陶以自己独特的造型和别具一格的凸线花纹饰缀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风格,质朴地显示着中华民族五千年丰厚的文化历史底蕴和明显的时代特征,被专家誉为“地面上流传至今的珍贵稀有土陶文物”。

  伏里,是否为伏羲故里的简称,我们暂且不讨论。但用现代的眼光来看,伏里村与伏羲氏、伏羲时代的先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首先我们从伏羲氏入手,关于伏羲氏的名字,在古代典籍文献中有多种写法,如宓羲、庖牺、 包牺、伏戏,还有牺皇、 皇羲、太昊等。此外,《拾遗记》曾记:“伏羲氏灼土为埙”,说明陶土烧制的乐器出现在三皇五帝那遥远的年代。

  远古时期,东夷文化与中原文化在部落战争及联盟过程中得到了交流及融合,并在其后的夏、商、周王朝的建立、覆灭过程中相互融为一体,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华夏文化。据考证,伏里土陶始于5600年前,由东夷文化与中原文化交融发展而定居下来的先民文化,早期属于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属于龙山文化。

  如今,我们所见的分祭祀、赏玩、生活用品三大类别,200多个品种的伏里土陶,就是远古时代的先民们遗留传承下来的独具民族特色的传统手艺。这些传统技艺在今天得到传承和发展。它记载着厚重历史,传承着古老文明,展示着远古文化,也遗留下数千年前伏羲时代的先民镌刻的神秘符号。

  2.土陶艺人的坚守

  清朝末年,伏里村涌现了一大批像刘三、张太昌、甘家生、家争嫂、于志江、甘志恩等的著名工匠,他们都继承了传统土陶技艺。1951年出生的甘致有是伏里土陶第五代传人。

  甘致有出生于伏里村的制陶世家,小时候,他就是玩着被当地人称为“耍货”的土陶长大的。甘致有时常回忆起童年时的情景,上世纪50年代,农村的孩子没有什么玩具,土陶就是当时最流行的玩具。这里的很多人现在从事土陶制作,和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都是小时候看着大人制陶,觉得有趣就自己捏着玩,时间长了也就成了熟手。

  当年,有许多商人来村里大批买土陶制品到周边地区去贩卖,那时全村以制陶、烧陶、卖陶谋取生计,土陶生意一直很兴旺。“文革”后,“耍货”被当作“四旧”,全村的模具遭遇浩劫,被砸碎的模具碎片堆积如山。模具砸了,烧窑更是痴心妄想,十多年的时间里,伏里土陶绝迹了。

  改革开放后,时任山亭区西集镇文化站站长的甘致有琢磨着传承几千年的伏里土陶必须要从绝迹的状态中“复活”。要想让土陶“复活”,就得有祖传的模具,到哪里去找呢?为此,他走村串户收集模具。当时村里一位80多岁、性格孤僻的老工匠甘致恩是惟一谙熟土陶制作工艺的人,甘致有诚心向老人求教。真诚终于打动了老人,老人临终时,指着院内一棵枣树说:“树底下是以前废弃的地瓜窖,在那里我偷埋了16副模具,它是咱村多少代人的命根子,交给你我放心……”从地瓜窖里扒出模具,甘致有欣喜若狂,“伏里土陶有救了”。

  甘致有所在的伏里村村南并立着两座小山——龟山(又名龟山寨)和蛇山,伏里土陶用土就是取自山边一个叫黑风口的地方。用黑风口的土摔成泥条,再用水洗,取水中沉淀物做成泥坯,然后借助模具成型。在成型的制作中需靠泥模脱胎,脱胎分内脱胎与外脱胎两种,脱胎的半成品晾干后即可入窑烧制。窑里的温度决定着陶器的成败,有时窑温控制不好,一窑的陶器就一败涂地。在烧窑时,可根据不同的土质条件及窑温将制品烧成红、紫、青灰等颜色。

  1982年冬,第一批伏里土陶艺术品送到北京,参加山东省在京举办的民间工艺美术品展览。在此期间,由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张仃召集了在京中外专家学者座谈会,“伏里土陶艺术”一词由此而生。专家们认为,伏里土陶艺术品具有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的形制,有浓郁的汉代风韵、南北朝特点以及明清吸收其他姊妹艺术长处的印痕,是山东土陶品种中独系发展起来的稀有的艺术品种。

  采访中得知,如今,甘致有在西集镇成立了伏里土陶艺术研究所,伏里村也成立了伏里土陶研究协会,一大批伏里土陶艺人及爱好者致力于土陶作品的抢救、发掘、整理、研究、创新工作。除甘致有之外,甘言军和甘言地两名年轻的伏里土陶传人也开始崭露头角。

  其中,现年40岁的甘言地,是美术专业出身、学习过现代雕塑艺术的伏里土陶传承人,目前正在致力于伏里土陶的传承和开发,并将伏里土陶作坊开到了台儿庄古城内,受到海内外游客的关注。

  如今的伏里土陶,在原汁原味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创新,“孔子行教像”、“孔子像”、“墨子像”、“雷锋塑像”等创新产品深受欢迎。

  不过,伏里土陶发展至今也面临着传承危机。据甘言地坦言,现在伏里村包括自己在内,仅有3人继续从事这门工艺,很多人认为土陶太土,市场前景也一般,很多年轻人都不再愿意学制土陶。

  伏里土陶带着一身伏羲时代先民的气息从远古走来,想来在它悠长的历史中,这该不是头一回遭受冷落,虽然它赖以生存的环境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我们仍愿意相信,这只不过是它的又一次涅槃。

  3.访古龟山寨遗址

  观赏完伏里土陶,我们驱车行至伏里村附近的龟山。如今这里已经是第四批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龟山寨遗址。沿着214步台阶上行,很快就汗流浃背,衣衫全湿,但炎热的天气并没挡住我们访古的热情。

  山脚下的龟山寨遗址碑刻上的文字告诉我们,龟山寨遗址总面积1.75平方公里,属泰沂山区余脉的丘陵山区。东依库容251万立方米的伏里水库。大汶口文化遗址、西周遗址、汉代墓葬群,隋、唐、宋、明、清墓葬密布山下四周,因山像龟,所以取名龟山。太平天国时期,龟山修有农民起义军的寨墙、军营帐,又名龟山寨。

  登上山顶,俯瞰伏里水库,山景水色尽收眼底。我们发现残垣断壁的古寨墙清晰可见,倒塌的房屋、庙宇杂乱地分布着,仿佛在诉说着昔日的往事与曾经的辉煌。

  在山顶北头有一处古庙遗址。据当地资料显示,这处古庙是始建于唐大足二年的伏羲祠,俗称娘娘庙,该庙有究史、吟诗、赋文的灿烂文化传统。明朝嘉靖十七年主持道人张复桂曾邀请太学士七八十人,在这里切磋学问,至今留有一块“历代帝王世系图”碑,见证着当地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时代的沧桑变迁。

  4.枣庄“女娲说”

  《春秋世谱》中说:“华胥生男名伏羲,生女名女娲。”《全唐诗·卢仝与马异结交诗》:“女娲本是伏羲妇,恐天怒,捣炼五色石,引日月之针,五星之缕把天补。”从史料典籍中不难看出,伏羲、女娲二人既是兄妹又是夫妻。伏羲演绎八卦、教化百姓,女娲炼石补天、抟土造人,在中华民族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中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女娲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始祖和伟大母亲,女娲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本源文化和根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女娲文化所承载的“造化自然、造福人民、博爱仁慈、自强不息、勤劳勇敢、开拓进取”的思想内涵已内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民族品性,支撑着中华民族数千年来传衍不衰、傲立于世。

  女娲作为上古时期母系社会的氏族首领,被世代炎黄子孙敬奉。上古时期,人类历史正由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社会形态由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在这漫长的过程中,涌现出了很多杰出的女性,她们在与自然界抗争时产生的一个个动人故事,最终积淀成女娲传说,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

  女娲传说流传很广,大体分布在晋冀鲁豫苏皖等省各地,不仅有女娲冢,还有女娲陵、庙以及各种各样的传说等。女娲传说主要包括“抟土造人”、“创立婚姻”、“炼石补天”、“独制笙簧”等,各个地区的内容大抵相同。

  如今,在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阴平镇,除留有许多和女娲有关的遗迹外,还流传着众多关于女娲的神话故事。2006年11月,女娲传说被列入山东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枣庄古代史纲》介绍,宋庆历四年(1044年)、清嘉庆三年(1798年),金陵山上相继修建女娲祠,俗称爷娘庙,奉祀女娲伏羲。后数经兵难,加上凿石垦荒,女娲祠倾圮,仅存残石像、石鼓等遗物。在山脚下,还有当年女娲泉的痕迹。1968年,金陵寺中学建校时,曾出土大量文物,其中发现的一块精美的人首蛇身女娲画像石,现陈列在枣庄市博物馆。校内现残存一口古井,当地人俗称伏羲井。

  2010年,峄城区阴平镇招商引资3000多万元,成立了枣庄市始祖文化开发中心,在金陵山上恢复重建了建筑面积达5000余平方米的女娲文化园,并修建了女娲宫、女娲冢遗址、女娲洞、捏土亭、人祖殿等建筑,使金陵山成为一处融旅游、书画展览、文化养生等为一体的文化休闲场所。此外,当地政府还于今年4月12日,在女娲宫举行了中国(峄城)首届始祖女娲文化节。

  我们把目光转向距离枣庄市近300公里外周口市西华县。西华县,别称娲城,因县城北7.5公里的聂堆镇思都岗村有座女娲城而得名。

  据考古专家发掘调查,思都岗村至今仍有故城遗址和坚实的夯土层。因世人尊女娲为人类始祖,远古三皇之一,该城又叫皇城,后改名为女娲城。女娲城占地60余亩,现有牌坊门、女娲陵、补天殿、娲皇宫、伏羲殿、三皇殿、三清殿和两侧廊房等仿古建筑。1986年,女娲城遗址被定为河南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被列为周口市市级重点旅游景点建设项目。

  千百年来,有关女娲“炼石补天”和“兄妹成婚”等神话传说在全国各地广泛流传、脍炙人口。对于美丽动人的故事传说,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局限于欣赏、陶醉或玩味、品评,并没有人去认真地追究和严肃地思考这些传说故事的产生原因和来龙去脉。

  纵观全国各地的女娲宫(城、祠、庙),不管是出于商业目的,还是人文传播,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争事实:中国古代神话传说时期的历史人物、中华民族的伟大母亲——女娲众多活动遗迹的存在,和有关女娲“炼石补天”故事在民间的广泛流传,充分证明女娲这位中华民族的伟大母亲,已经具备了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带领先民抵御自然灾害和克服自然灾难的勇气、精神和高度智慧与能力。

  5.“女娲炼石补天”天柱山

  提起天柱山,很多人都会想起安徽的天柱山。它以雄奇灵秀的山水、令人赞叹的文化、争奇斗艳的花卉和四季宜人的气候跻身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而我们此次徒步的天柱山位于枣庄市峄城区吴林街道办事处境内,虽然海拔只有200米,山体不峻不奇,但翻一翻《峄县志》(峄县旧县名,现为枣庄市峄城区),却发现它原来是峄城区境内一座名山。山下的一个行政村,以山取名,所以天柱山在峄城人的心里,更多时候只是一个村名。

  据《淮南子·天文训》载:中国古代传说中一场争夺帝位的大战,造成“(共工)怒而触不周之山(古代传说中的山名),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在这场巨大的灾难面前,女娲出现了。《淮南子·览冥训》载:“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古九州之一,古代中原地带)平;狡虫死,颛民生。”当地人认为,峄城东南十数里的天柱山,就是传说中共工(中国上古神话人物,洪水之神)撞倒的顶天柱子。

  今日的天柱山在我们看来不过就是一座孑然独立的小山丘,但是乾隆二十六年重修《峄县志》的序言中写道:“峄(县)因山得名,其见于经传也屡矣。”这里的山,指的就是天柱山,那时,天柱山叫葛峄山,与江苏邳州的岠山和邹城的峄山共同争一个“峄阳孤桐”的传说。不管传说是真是假,也不管这座山到底是不是正宗的葛峄山,既然它能跻身争议之中,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徒步登至山顶,放眼望去,顿时豁然开朗。山顶的向阳坡处,有一处白色巨石条垒砌的残破的石台,仔细看过去,依稀分辨出是当年庙宇的一角庭院。这应该就是建于元朝泰定年间的大佛寺残留下来比较完整的建筑痕迹了。据史料记载,天柱山上原有一古寺,名大佛寺,建于元泰定年间,其东北角建有佛母塔,塔高四十余米,以方砖和楠木建成。石台的周围散布的是乱石岗,杂乱的碎石的棱角被岁月的风雨消磨殆尽,寂寞而悲凉地躺在荒草树丛中间,有风吹过,似乎能隐约听见钟磬、木鱼的回响。

  天柱山向西,有一处丘陵,当地人称女娲峰,这似乎让人们很自然地联想到远古时期的那一场“天柱折,地维绝,女娲炼石补天”的神话传说。有了这些,就不难理解古峄县为什么会因这座山而得名了。

  天柱山,是峄城区境内唯一将民间传说与历史古迹交汇在一起的神奇之地,《峄县志》的溢美之词和今日的荒凉造像都只是它虚幻的外衣,在这似真似幻的境界里,我们无须找到真实。

  在枣庄,我们一边领略这座古老城市的现代时尚,一边顺着历史的记忆和遗痕,踏访枣庄远古文明的印记,尽可能复原这方沃土上华夏民族的远古文明以及发展壮大的慢慢历程,有这就够了。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验证码:
友情链接
     
主办:山东省大舜文化研究会 济南舜网传媒有限公司
济南市泉城路17号 鲁ICP备09085177号
电话:0531-86081099 传真:0531-86092977 邮箱:sdds00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