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sddswh001@163.com
登录名 密码    设为首页
舜华首页 资讯热点
社会活动 舜华论坛
学术研究 资料辑珍
考古发现 考古文化
上古文化 历史传说
文物鉴赏 古代文字
名家风采 古代文明
文化旅游 艺术创作
我要去:  山东社科联 舜网 新浪 网易 搜狐 新华网 人民网 凤凰网 百度 新浪微博 人人网 中国知网 博雅论坛 163邮箱 360导航
舜华声音:
 
首页
挹娄、勿吉、靺鞨三族关系的考古学观察
2018-01-08 14:49: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分享到:
    摘要:本文从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格局入手,探讨挹娄、勿吉、靺鞨三族之间的关系。当时的三江地区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分属于挹娄和靺鞨文化系统。文献记载的“勿吉”早期指的是属于挹娄文化系统的勿吉文化居民,晚期则是来自北区的靺鞨文化系统的人群。文献把汉唐时期三江地区诸考古学文化的居民看成一个整体,不知道这里族群间的变故,把靺鞨人混同于已经被消灭(或消失)的勿吉。传统所说的挹娄—勿吉—靺鞨一脉相承的观点或许应该重新认识。这也反映出文献记载的古代族群实体有时候与考古学文化所反映的人群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作者简介】王乐文,黑龙江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讲师。地址:哈尔滨市,邮编 150080。

  【内容提要】 本文从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格局入手,探讨挹娄、勿吉、靺鞨三族之间的关系。当时的三江地区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分属于挹娄和靺鞨文化系统。文献记载的“勿吉”早期指的是属于挹娄文化系统的勿吉文化居民,晚期则是来自北区的靺鞨文化系统的人群。文献把汉唐时期三江地区诸考古学文化的居民看成一个整体,不知道这里族群间的变故,把靺鞨人混同于已经被消灭(或消失)的勿吉。传统所说的挹娄—勿吉—靺鞨一脉相承的观点或许应该重新认识。这也反映出文献记载的古代族群实体有时候与考古学文化所反映的人群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关 键 词】三江地区;文化格局;挹娄;勿吉;靺鞨

  挹娄、勿吉、靺鞨是我国历史上东北边疆的三个重要古族,古史记载他们是同族在不同时期的异称,现在一般认为,他们同属于一脉相承的“肃慎族系”:满族源于女真,女真的“民族主源先后是肃慎、挹娄、勿吉、靺鞨”。①但实际上,“肃慎族系”的各族关系复杂,需要具体分析。②据文献记载,挹娄、勿吉和靺鞨三族都曾活跃于黑龙江东部的三江地区。③从三江地区当时留下的考古遗存当能观察此三族的历史面貌。本文拟通过分析三江地区汉唐时期④考古学文化格局的变化,探讨挹娄、勿吉、靺鞨三族之间的关系,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

  三江地区考古工作开展较早,积累了丰富的资料,考古学文化的编年序列已基本建立起来。⑤目前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表明,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在地域上存在着差异,以东流松花江为界可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南区包括牡丹江中下游和七星河流域,两流域间考古学文化面貌各不相同。北区以黑龙江为界又可分为两江(松花江、黑龙江)交汇区和黑龙江中游北岸两个小区,区域间考古学文化面貌也不甚一致。

  东流松花江以南地区汉唐时期考古遗存比较复杂,大致有七星河流域的滚兔岭文化、凤林文化,牡丹江中下游的东兴类型文化、桥南类型、河口遗存、以河口和振兴四期为代表的遗存。

  滚兔岭文化首先发现于双鸭山滚兔岭遗址,⑥并因此而得名。根据现有考古资料,滚兔岭文化分布的中心区域在七星河流域,西、南至倭肯河—挠力河一线。其边界大约西起张广才岭东麓,东抵完达山脉,北部不逾松花江,南部则与团结文化⑦接壤。目前资料显示,滚兔岭文化与团结文化的分界大体在倭肯河—挠力河与穆棱河之间的地带。据碳十四测年数据,其年代约在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2世纪左右,相当于中原的两汉时期。滚兔岭文化最有特色的器物莫过于角状把手罐,此类器物最明显的特征是角状把手。这种把手不仅见于陶罐上,还常被施用于陶杯上。冯恩学先生注意到在辽西地区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的墓葬中出土有这种角状把手罐,并设想:辽西一部分使用角状把手罐的人(郭治中先生认为是《山海经》所记“貊地近燕,为燕所灭”的貊人⑧),受到燕国驱逐,向东迁徙。“他们穿过松辽平原,顺松花江而下,翻越张广才岭,定居下来,其具有特色的实用器——角状把手罐——被当地文化吸收而传播到黑龙江流域。”⑨其实,大约相当于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角状把手罐在长城沿线的北方文化带非常流行,从宁夏银川南部⑩到内蒙古东部(11)皆有发现。内蒙古中南部的清水河县西岔遗址(12)也出土了此类陶罐,年代在晚商至西周早期,这是目前所见时代最早的。黑龙江地区在嫩江流域的泰来平洋墓葬(13)、红马山文化(14)以及牡丹江与松花江交汇处的桥南遗址(15)(见下文)也出现了角状把手罐的踪迹,年代大约都在战国至汉代。(16)可见,角状把手罐很可能是处于长城地带的人群沿嫩江和东流松花江携带过来的,同时还带来了松嫩平原常见的红衣陶壶。这为探索滚兔岭文化的来源提供了线索。此外,滚兔岭文化器物底部多有台(或称假圈足),尤以斜腹台底碗最为明显。斜腹台底碗与其北邻黑龙江中游沿岸的波尔采文化(详后)的碗(灯)(17)相似。最近赵永军先生就目前已经发表资料对滚兔岭文化作了专门研究,他所区分的A型“侈口深腹罐”与乌里尔文化“粗颈鼓腹罐”以及波尔采文化的同类器接近;从第二期开始出现的B、C型“侈口深腹罐”大口、弧(或略鼓)腹、小平底,在蜿蜒河—波尔采文化中可见到同类器,与早期的乌里尔文化的“大口粗颈罐”似乎也有亲缘关系。(18)鉴于以上分析,似乎可以认为黑龙江中下游沿岸的乌里尔文化和波尔采文化以及经松嫩平原西来的角状把手等文化因素与滚兔岭文化的出现和形成密切相关。滚兔岭文化区别于其北邻蜿蜒河—波尔采文化的另一重要因素——敞口、长颈、鼓腹、小台底的瓮(上引赵文“A、B型瓮”),虽然数量不多,(19)但却是滚兔岭文化的指征性器物。该类器物目前只见于滚兔岭文化,很可能是滚兔岭文化新创生的器类。

  凤林文化是近年来新辨识出来的一支考古学文化,得名于1998年发掘的友谊县凤林城址。(20)一般认为,凤林文化是滚兔岭文化的直接继承者,二者属于同一文化系统的不同发展阶段。滚兔岭文化向凤林文化的转变主要是由于受到了来自南部团结文化的强烈影响。因此,其文化内涵的主体也相应地包含滚兔岭文化和团结文化两个方面的因素。就目前考古资料而言,凤林文化的分布范围大致与滚兔岭文化相当。凤林文化的年代,或定为魏晋时期,(21)或定为魏晋南北朝时期,(22)亦有学者根据已发表的碳十四测年数据(23)将其推定在“公元250-440年之间”。(24)鉴于目前凤林文化发掘资料尚少,可相与比较的材料不多,其年代可暂时比照滚兔岭文化,大致定在魏晋时期。同时参考已发表的碳十四测年数据,其年代下限当进入北朝。

  东兴类型遗存,有学者认为其为一独立的考古学文化,因最早见于海林市东兴遗址(25)并具有代表性而建议命名为“东兴文化”。就目前发现而言,该类型文化仅见于牡丹江中下游,已经发现的地点还有海林振兴(29)、河口(27)、木兰集东(28)、望天岭(29)等遗址。东兴类型有4个碳十四测年数据,在东兴遗址F6和振兴遗址二期F9各出两个,分别为距今2135±60年、距今1570±90年、距今1881±85年、距今2048±87年。考虑到东兴类型与滚兔岭文化和团结文化皆有相似之处,参考后二文化的年代,可把东兴类型的年代大致定在两汉时期。由于东兴类型处于滚兔岭文化和团结文化的交界处,文化面貌呈现出以上两种文化交融的情形。该类型文化在器物造型、居址形态等方面皆与滚兔岭文化相同,而其无豆类器、房内不设曲尺形烟道(火炕)等方面更是表现出与滚兔岭文化同质、与团结文化相异的特征。虽然有些器物上带团结文化习见的柱状耳,但这是东兴类型与团结文化交界受其影响的结果。所以,东兴类型在本质上似应视为滚兔岭文化的一个地方类型或变体。

  东兴类型的北部,与之基本同时的还有桥南类型文化。该类型遗存风格独特,但目前仅见于依兰桥南遗址,尚不具备单独命名为一个考古学文化的条件。东兴类型之后,其分布区出现了“河口遗存”。(30)“河口遗存”发现地点也较少,目前资料只局限于莲花水库淹没区,有待考古工作的进一步开展。此类遗存与其南部的东康类型较为相似,可视为它的地方变体,年代约在东汉末至魏晋时期。(32)

  紧接“河口遗存”之后,牡丹江中下游地区分布的是以河口四期和振兴四期为代表的遗存。此类遗存特征鲜明,较具地域特色,可称之为河口四期类型。类似遗存在海林河口、振兴、渡口(32)和木兰集东等遗址皆有发现。该类型遗存的陶器以夹砂褐陶为主,器表多施有附加堆纹,最具代表性的器物是口沿下有一周锯齿状附加堆纹的“靺鞨罐”,年代在南北朝至渤海时期以前。(33)河口四期类型与前期的“河口遗存”文化面貌截然不同,显非本地土著文化的自然发展。但河口四期类型却与北区的同仁一期文化具有较大的相似性,现在学界一般都把它和同仁一期文化视为同一文化系统内部的两个地方类型。因此,河口四期类型来自于北区文化系统,它的出现很可能是来自北区的文化取代(或驱赶)了本地固有的文化所致。

  东流松花江以北地区文化面貌相对单一而且清晰。主要有黑龙江中游南岸的蜿蜒河类型、同仁一期文化和北岸的波尔采文化和奈伊费尔德类型。

  蜿蜒河类型和波尔采文化分处黑龙江中游南北两岸,分别由中俄两国考古学者发现并命名,(34)二者文化面貌虽然存在一定差别,但本质上属于同一个考古学文化,或可称之为蜿蜒河—波尔采文化。该文化大致分布在黑龙江中下游沿岸的冲积平原上,南部与滚兔岭文化接壤。据其文化特征和已经公布的碳十四测年数据,学者们多认为蜿蜒河一波尔采文化的年代约当中原的两汉时期,下限可能进入魏晋时期。同仁一期文化得名于1973年发掘的黑龙江省绥滨县福兴乡同仁遗址。(35)同仁一期遗存可分为早晚两段,晚段遗存与早段有一定差别,时代较晚,超出本文的时限,所以这里所说的同仁一期文化仅指早段遗存。同类文化遗存还发现于绥滨县四十连遗址(36)和萝北县团结墓地。(37)同仁一期文化主要分布于黑龙江中下游右岸。从文化特征看,同仁一期文化直接由蜿蜒河—波尔采文化发展而来,与蜿蜒河—波尔采文化属于同一考古学文化系统的不同发展阶段。同仁一期文化的代表性器物也是“靺鞨罐”,盘口束颈鼓腹,口下常施有带状附加堆纹,并在堆纹上刻印沟纹。这是“靺鞨罐”的早期典型特征。(38)结合碳十四测年数据,可把同仁一期文化大体定在北朝至唐早期。

  奈伊费尔德类型因俄罗斯犹太自治州的奈伊费尔德墓地得名。(39)该类型文化也来源于蜿蜒河—波尔采文化,与同仁一期文化特征相似,时代相同。总体来看,二者也属于同一个文化系统。所不同者,奈伊费尔德类型主要分布于黑龙江左岸。在陶器和葬俗上,奈伊费尔德类型与同仁一期文化也存在一定差别。(40)所以,学界一般将他们看成同一文化系统的两个地方类型。

  由上所述可以看出:(1)汉唐时期三江地区的考古学文化可区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两区不仅文化面貌不同,演变轨迹也各异。南区文化多元,从汉到魏晋一直有多种文化并存。北区则文化相对单纯,虽然黑龙江两岸存在差别,但各时期的文化在本质上都属于一个系统。南区文化的演变更替性特征明显,文化断裂现象突出,除了七星河流域的凤林文化继承了滚兔岭文化的较多因素外,其他的文化遗存都是“昙花一现”,来得突然,走得彻底。与之相反,北区文化的继承性非常强,从汉到唐早期一直平稳发展,各时期文化一脉相承,延续未绝。(2)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文化变迁大致可划分为前后两个大的阶段,前期约在两汉至魏晋时期,后期约在北朝至唐早期。前期,南北两区考古学文化差异较大,明显属于两个不同的文化系统。到了后期,南、北两区文化面貌统一于以“靺鞨罐”为特征的文化。二者虽仍有区别,但共性大于个性,整体上属于同一个文化系统。此时,南北二区皆不见在前期颇为流行的带角状把手的陶器。前文已述,带角状把手的陶器是南区前期(滚兔岭文化和凤林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器类,而“靺鞨罐”则植根并来源于北区。后期三江地区带角状把手陶器的突然消失与“靺鞨罐”的广布形成鲜明对比,分别代表着南、北文化系统的两类器物的此消彼长,实际上是南、北两大文化系统势力消长的直接反映。于此可见在南、北两区文化的长期对峙中,南区文化终于消亡,北区文化则统一了整个三江平原。只是限于目前资料,个中原因及过程尚难明了。三江地区汉唐时期文化格局可以归纳为下表:

\

  二

  上世纪70年代初,前苏联学者杰列维扬科首先提出波尔采文化是古代挹娄人的遗存,(41)我国学者随后指出蜿蜒河类型也当应该是挹娄的遗存,(42)其中以林沄先生的论证最为系统。1984年滚兔岭遗址发掘后,贾伟明和魏国忠先生又提出新发现的滚兔岭文化也是挹娄的遗存,认为“挹娄系统的物质遗存,应包括滚兔岭文化、波尔采—蜿蜒河文化”,“文献中所指的挹娄,并不是上述的整个挹娄系统,而仅仅指滚兔岭文化的居民”。(43)由于证据确凿、充分,贾伟明和魏国忠先生的观点现在已经得到了学界的普遍认可。前文已经指出,目前学者所谓的“东兴文化”与滚兔岭文化同属一个文化系统,也理应是挹娄的文化遗存。东兴类型文化南与团结文化接壤,恰处于滚兔岭文化与团结文化的交界地带。团结文化的族属早就被林沄先生论定为沃沮。由此看来,曹魏时,玄菟太守王颀率军追击高句丽王宫所到达的“肃慎氏(即挹娄的别称——笔者按)南界”,(44)即应在东兴类型文化分布区及其迤东一线(倭肯河—挠力河与穆棱河中间地带)。正因为王颀他们没有深入到七星河流域的挹娄腹心区,没有看到城,所以文献中也没有相应记载。蜿蜒河—波尔采文化虽然与滚兔岭文化交往密切,但从陶器等文化特征看,二者差别显著,是南北并列的两个考古学文化。所以,从考古学的角度,蜿蜒河—波尔采文化似不能视为挹娄的物质文化。但需说明的是,史料记载的挹娄“东滨大海……其北不知所及”,(45)显然是包括蜿蜒河—波尔采文化分布区在内的。

分享到:
上一页1 23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验证码:
友情链接
     
主办:山东省大舜文化研究会 济南舜网传媒有限公司
济南市泉城路17号 鲁ICP备09085177号
电话:0531-86081099 传真:0531-86092977 邮箱:sdds00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