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sddswh001@163.com
登录名 密码    设为首页
舜华首页 资讯热点
社会活动 舜华论坛
学术研究 资料辑珍
考古发现 考古文化
上古文化 历史传说
文物鉴赏 古代文字
名家风采 古代文明
文化旅游 艺术创作
我要去:  山东社科联 舜网 新浪 网易 搜狐 新华网 人民网 凤凰网 百度 新浪微博 人人网 中国知网 博雅论坛 163邮箱 360导航
舜华声音:
 
首页
历山二十座,舜在何处耕
2018-01-08 14:54:39 来源:徐北文 来源:徐北文
分享到:
    摘要:大舜被推崇为仁民爱物、选贤与能的圣君,又是耕稼陶渔的劳动能手,更是善于处理家庭关系的孝友模范。儒家称孔子“祖述尧舜”,称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

  大舜是远古帝王,是他把夏王朝的开国君主夏禹培养为继承人的,距今已在4000多年之前了。他所处的时代,大体与龙山文化时期相当。

  大舜被推崇为仁民爱物、选贤与能的圣君,又是耕稼陶渔的劳动能手,更是善于处理家庭关系的孝友模范。儒家称孔子“祖述尧舜”,称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唐代韩愈阐明中华人文道统,代代相传,其关键人物系列为“尧舜禹汤文武和周公,以及孔、孟”。宋以后的道学(理学)家们坚持了这一观点。所以大舜是中华优秀传统的典型人物,深受历代人民爱戴。正因为如此,各地人士爱慕之余都愿意靠近他,就近供奉纪念他,纷纷拉他为本地的乡亲先贤。由于年代久远,古史简约或缺残的原因,这种任意“落户”的方式比较容易。例如依据“舜耕历山”的说法,就产生了许多叫历山的山岳。据不完全统计,自称是舜耕过的历山,在全国不下20来座。其中北至河北逐鹿,南至浙江上虞,西至山西永济,东至山东济南。仅山东省就有济南、菏泽、蒙阴、沂水、费县五处。人人自称其家乡之山为真正舜耕之山,这就需要考证了。

  考先秦书籍,只有《孟子》明确说过:“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明确界定舜自生至死均活动于东夷地区。还有另一先秦文献《韩非子》云:“东夷之陶者器苦窳,舜往陶焉。”可以作为旁证。舜既是东夷人,其所耕之历山当然是在东夷地区。考古时东夷地区在今泰山周围及淮北一带,而山东半岛则是东夷的基地。既如此,凡东夷地区以外的浙江、山西、河北等地的十几座历山就应被排除在外。只有山东的五座历山在考虑之列,而济南的历山,最具有理由证明是大舜所耕之山。

  历山在济南市历下区之南部,后代又俗称千佛山。清代雍正七年重修《山东通志·山川志》云:“历山在城南五里,又名‘千佛’山,或云乃‘仙祓’讹音也。”其《古迹志》又云:“舜田,在县南历山下,相传舜耕于历山,即此。”济南市的大舜遗迹很多,如历山北麓有舜田,故而旧城的南门就名舜田门。历山之上有舜祠,趵突泉畔有舜妃娥皇女英祠,泉水形成的河叫娥英河,其附近还有舜淘过的舜井。这些古迹早在郦道元的《水经注》中就有记载,证明它的存在至少已距今1500年了。其街巷就有历山街、历山顶街之名。而历山又名舜山(见北魏史学家魏收的舜山诗)或舜耕山。为弘扬祖国文化优秀传统,我曾于1994年5月写了《大舜遗址——济南景观的主旋律》一文,并发表在《大众日报》上。

  有位读者见此文后投书《人民日报·文化信箱》(载该报1999年1月22日)与我商榷。他主要根据清代孙星衍的观点。孙氏是清代著名学者,著有《尚书今古文注疏》。他在嘉庆初年任山东兖沂曹济道长官期间巡视菏泽,发现了元代在一座“高于平地二丈许”的土垄上建的历山虞帝庙。为在其辖地发现了这一古迹而欣喜,写了《历山虞帝庙碑铭》一文,他据汉人高诱的《淮南子注》文,称舜耕历山“在济阴城阳”,以及郑玄注《尚书大传》所云“在河东”,两项资料肯定他辖区的菏泽历山是舜所耕的。(《岱南阁集》卷二)孙星衍其后又提升为山东督粮道兼权布政使,既是一省的最高行政长官,又有著名学者的威望,他的观点在山东一时成为官方的共识。光绪十六年编纂的《山东通志》(初版于民国四年)就据孙氏意见肯定山东五处历山只有菏泽是舜所耕。这一观点既是清代官修,并由民国省政府审定出版的《山东通志》所肯定,就被后来各种史地著作沿用至今,故本世纪出版的几种历史地图集的编绘者也自然会采用。投书者也举出一部为郭沫若主编《中国史稿》绘制的《地图集》所沿用的历山在菏泽的位置,来支持孙的观点。殊不知这份地图的依据正是来源于光绪编《山东通志》,而《通志》又是依据孙星衍之说,不过是以孙证孙而已。

  孙星衍引证的两项古籍并非原文全部。如他引高诱的注语,查《淮南子·原道训》原文“历山”下,高诱注释时平列了两种说法,其全文是:“历山:在济阴城阳也;一曰:济南历城山。”高氏并未对两处作出明确判断。又如所引郑玄的注语“在河东”。历代学者都以为郑玄是指当时的在今山西省的河东郡,而孙氏则根据《周礼·职方》“河东曰兖州,其浸卢维”一文,并把“卢维”解释成为“卢维当为雷雍,今历山与雷泽雍沮附近”。断定菏泽历山符合《周礼》所云之方位。不过孙氏引《周礼》又犯了引《淮南子注》的任意取舍来迁就自己的毛病。考《周礼·职方》原文为:“河东曰兖州,其山镇曰岱山,其泽薮曰大野,其川河、泲(济的古字),其浸卢维。”我们姑且不据卢、维的另一解释为卢水(在长清)和潍河(见孙诒让《周礼正义》)来争辩,只据《周礼》所定的“河东”的地形界标来说,其中有岱(泰)山、济水,即可证明济南历山正是在其附近。退一步说“在河东”之说既可牵扯“卢维”而证明菏泽历山,也可以根据“岱山、济水”来证明济南历山。孙氏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单引有利于菏泽的原文,不引有利于济南的原文。

  另外,投书者又强调说:“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肯定济南历山是舜耕的山。”(前引《文化信箱》)是不合实际的。查自汉人高诱的《淮南子注》开始,其后刘昭《后汉书·郡国志》注,以及作《舜山诗》的魏收所撰的《魏书·地形志》和《隋书·地理志》等“正史”,唐代封演《封氏见闻记》,宋代曾巩《齐州二堂记》,金元之元好问《舜泉诗》,明代刘勅《历乘》,清代雍正刊《山东通志》等等都以为历山在济南而为舜之所耕。

  窃以为舜耕之历山既不在东夷之外,在其内者却有山东的五座,试考其沿革,互为比勘,只有济南的历山可以定为舜耕之山,理由如下:(一)这五座历山最早取名为历山而见于史籍者,据《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载齐王建四十年(公元前225)“秦兵次于历下”,此历下即见于春秋时之历下邑。《三齐记》云:“历下城南对历山,城在山下,因名。”可见济南历山之名早于菏泽等四地。(二)历代史籍记载及诗文著作称济南历山为舜山者绵绵不绝,其数量和持续性均为菏泽等四处山所不及。(三)四山中较为世重视的只有菏泽历山,也是投书的这位同志所主张的。不过所据之《历山虞帝庙铭》,孙氏亦说是此庙建于高约二丈左右的土垅之上。又清代叶圭绶《续山东考古录》也说:“今其地名历山庙,莽平无拳石。”此处连块拳头大的石头都没有,怎么可称为山?既无山怎么可称为“历山”?孙氏虽亲见此“莽平”之地,却辩解说:“自汉以来至于金元,(黄)河决濮阳,为害曹(州)南数矣。淤沙日高……”“或言石为土掩。”按濮阳黄河故道有三,自古黄河先后改道入海多次,多年之前黄河都从豫地北上于天津附近入海,并非都在此历山周围淤沙。退一步说即使金元以来就不断淤积,七八百年的时间也难于掩没了一座一二百米高的小山(据测试,此地每年积淤0.1米,孙氏距其时约600年,不过淤60米),即使淹没的话,其庙基之下也不应连块拳石也找不到,何况孙氏举此说时只凭目验后的一种联想,并无勘探的实据。特别是还有一反证:荷泽拥有雷泽的故址,是世所公认的舜捕鱼的地方。考先秦古籍叙述舜的经历,舜登帝位以前,曾在东夷各地教化人民,所耕、渔、陶之地,“一徙成邑,二徙成都,三徙成国(城郭)”(《管子·治国》)。舜就像其后孔子周游列国以施教一样,是不断以相应的劳作方式而迁换地方的。荷泽既是雷泽的所在地,必然不是舜所耕之历山所在地。

  因此,我们应该承认自汉以来多数古籍的说法,即:舜耕之历山在济南市历城县(区)。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验证码:
友情链接
     
主办:山东省大舜文化研究会 济南舜网传媒有限公司
济南市泉城路17号 鲁ICP备09085177号
电话:0531-86081099 传真:0531-86092977 邮箱:sdds001@163.com